每个坊市都有坊主

 而这些坊主往往都是坊市的管理者与保护者

 通常情况下

 这些坊主要么是散修推举出来的德高望重之辈,要么是大宗门的白手套

 东平交界的坊市同样不例外

 只不过东平坊市的坊市却是一个散修

 一个金丹境的散修

 对方已经有数千岁了,或许这辈子都可能止步于金丹境

 很多时候

 这位散修都鲜少在人前露面,常年都处于闭关之中,若无要事轻易不会出关

 至于坊市的管理都直接交给了一众散修组建的议事团,而对方便如同一个甩手掌柜一样

 但有着一个金丹境修士坐镇

 寻常的散修自然是不敢闹事,而大宗门又瞧不上,小宗门没必要招惹

 这一次不同

 面对各宗代表的到来

 一直深居简出的坊主都亲自出面迎接,深怕怠慢了这些高高在上的大宗门代表

 当各宗决定在东平坊市逗留的时候

 跟随在队伍中的童百里都不由心情忐忑的向自己的师父周橦主动询问起了原因

 毕竟他早已经知道自己身为诱饵的身份

 稍有风吹草动都非常容易刺激到他如今敏感的神经

 因为根据各宗目前掌握的线索,对方曾经很有可能途径过东平交界一带,而东平坊市又是周边唯一的修士聚集地,所以百里,你应该清楚为师的意思吧?

 周橦沉默片刻道

 弟子知道了

 童百里心情沉重道

 这是各宗在引蛇出洞

 自从各宗放出童百里跟随着一起前往苍元宗的消息后

 可彼此在赶路的过程中却一直风平浪静

 好像夏凡就从未听说过此事一样

 所以

 各宗似乎决定加大力度

 尽可能再将消息广泛散播出去

 而夏凡曾经途径过的东平坊市便是一个合适的地方

 师父,既然对方曾经有可能途径过东平坊市,难道坊市里的修士就一点都不知情吗?

 良久

 整顿了一下心情的童百里缓缓开口道

 百里,你觉得对方若想隐藏自己的话,东平坊市里的这些修士有谁能发现他?

 周橦摇了摇头道

 事实上我们的人很久前便已经在东平坊市里仔细打探过了,结果依然是毫无所获

 师父,您觉得对方如今会藏匿在东平坊市中么?

 童百里突然没由来地问了一句

 百里,你说的的确有可能,事实上为师都非常希望他如今便藏匿在东平坊市中,但是这个可能性却太小了

 周橦轻叹道

 好了百里,不要胡思乱想了,这回各宗已经制定下万全之策,只要他敢出现的话,我们势必会让他有来无回的!

本文地址:http://www.cool-emerald.com/kexuepuji/2020/112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