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高空俯视,可以看到木阳县那长长的古街末端院墙上,坐着一位白衣男子

 林怀安习惯性坐在墙头,吹着风,看着无际湖水,目光的尽头是通往东江的流域,水面和天空连成一线

 黑发被风吹起,扬起的发丝和湖边的杨柳分支共舞

 秦家大院内,所属于秦画那座小楼,二楼回廊上,秦画正执笔而画,染着墨彩的笔锋在纸张上游动

 林怀安独坐墙头快一个时辰了,她也画了一个时辰

 自家大爷在看着风景,殊不知,他也是自己画中的一道风景

 蓝天,白云,燕雀横空而过

 远处是蔚蓝之水,男子独坐墙头眺望,这个世界,只有他

 这个世界很大,但是画中展现出来的只有他

 随着最后一点笔墨落下,秦画满意一笑,拿着画卷,小心平放,要去寻一处晾干

 坐在墙头的林怀安若有所感,下意识扭头望去,黑发对着天空,成了这片蔚蓝之下唯一的异彩

 那二楼回廊上,早已空空如也,唯有几件悬挂的衣袍在舞动

 林怀安重新扭过头,刚刚他在想着灵石的事情,赎回庄离一共八百块,赎回霍溪一共一千块,租借东江码头一千块,加一起就是两千八百块

 两千八百块,看似很多,也确实很多,不过这是对一般人来说,而对于林怀安,这远远是不够的,没有属于自己的灵石矿终究是不行的,就他身体这情况,每天都需要十几块灵石的消耗量来运转,稍微有点大点的动作,灵气的消耗速度就和流水一样

 接下来,他需要更多的灵石,他需要捆绑更多的人

 他迫不及待的等朝天宫来人

 好在现在这些灵石暂且是够了,这几日,给秦天微微改造了下身体,按照医经上的记载,尝试了一下,打通了一些堵塞的筋脉,但没有全部弄好,他怕秦天受不了,也怕自己把自家小侄儿给弄死了,所以急不得,一切都要徐徐渐进

 秦天不知道这些,他只觉得自己最近练武时,进步好像有些大,他很激动,只当自己是厚积薄发,大器晚成,按照手无扶鸡之力的三叔公死前说的话,他这叫被埋没的天才

 他不知道,在自家书阁内,一个快要入土的老头子,一辈子都没存在感的书阁看管人,进4887王中王鉄算结小说步比他更快

 典山的炼体术已经修炼到第五层了,他才是真正的厚积薄发,早些年因为没有天赋,不断找各种办法尝试,打好了基础,也吃了一些草药滋补身体,如今体内被林怀安打通了一些堵塞,在炼体术这一块,修炼起来算是真正的一日千里

 典山很勤奋,每天待在阁楼内,除了做好本职工作外就是修炼这炼体术,不曾有半点怠惰

 最关键的是,大爷对他很信任,不但对他有再造之恩,还把一些重要的秘籍放到了书阁,让他看管,当时看到这些秘籍时,他都惊呆了,这些秘籍,哪一本不是江湖人争抢的存在,随便一本丢到外面都足以掀起腥风血雨,可大爷却无条件的相信他

本文地址:http://www.cool-emerald.com/kexuepuji/2021/0109/38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