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立急忙为自己加持太上静心咒,这段毫无攻击力的咒文已经让他多次化险为夷,一股清凉的灵力游窜全身压下强烈的畏惧

 与往常不同,这种畏惧感并非由心而生,虽有成效却并不显著,想要恢复之前的道心通明还需要一些时间

 也顾不得其他,在这样战斗最关键的时候阎立只能选择罢手,否则即便他不死也会走火入魔

 可以结束了

 乌罗氏伸出手臂化作尖锐的爪子朝着阎立的心脏抓去,始祖境生命力非常顽强,妖族始祖几乎不死不灭,但人族最大的弱点便是肉身,阎立可以保持元神不坏却会被重创而且这具肉身要被毁掉了

 与此同时,利剑穿天破空而来,自背后直刺乌罗氏,乌罗氏动作一僵,身上的血羽大毡红光乍放与这柄古朴的剑互相抗衡

 这种剑势,是易无道到了吗?

 每一个成为绝顶大剑修的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剑道领悟,从而形成独特的剑势,乌罗氏并未回头却已经从这寂灭九天的剑上感觉到的来人

 这个人于我有恩,你最好放手

 如今的易无道哪里还有初见时的落魄,身形袖长双目凌厉,步踏虚空势临九天,方圆百里都充斥着寂灭萧杀的剑意

 放过他?那你求我啊乌罗氏放声大笑起来你这柄不染凡尘的九天之剑求我啊,求我我就可以放过他

 易无道一生不求人,只会用剑

 现在的阎立无法反抗正是除掉他的最好机会,乌罗氏手下的动作又快了几分,但身为剑修的易无道更快,乌罗氏的手停在了阎立的头顶

 寒芒闪过,利爪被齐齐切断,第二柄剑横空而至斩掉了这条手臂,易龙城也来到了鬼方国!

 乌罗氏目露凶光,被切掉的伤口并未淌血,而是很快又长出了一只新的爪子

 这柄剑锋芒果然依旧,当年你们师兄弟三人一直压制着修为,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突破,这就是剑宗之主留下的后手吗?

 当年那些始祖大尊们用性命将你们封印的时候,师尊他老人家就已经想到了,封印总归会破裂,或远或近不得不防啊易龙城说道

 还真是老谋深算,不过这个道士你们谁也救不了他了

 爆

 乌罗氏自以为胜券在握,但发现阎立没有任何反应,又以畏之血脉操控阎立发现已经失效

 不可能,没有人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挣脱乌罗氏惊道

 阎立的灵力外泄一尊逍遥道人盘膝坐在头顶,护在他的身外,阎立睁开双眼呼出一道浊气

 感谢两位前辈出手相助

 易龙城只是点了点头,阎立与二爷是好友,又被他们的师傅亲赖,对剑宗有恩,因此佛道剑三家关系好得

 不愧是乱古的始祖大妖,是贫道小看你了

 妖族的大妖每一个都有自己独特的能力,因为不了解阎立险些吃了大亏

本文地址:http://www.cool-emerald.com/meiguxingqing/2021/0111/38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