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莲娜,快看你爸爸头上戴着什么?卢娜对被禁锢的女儿指了指艾伦的头顶,有些笨拙地试图用逗小孩的语气引起海莲娜的注意——但她忽略了对方现在只有眼珠子能动的事情

 艾伦这才连忙把刚才因为拔曼德拉草而戴上的一副青色的耳罩扯下来,塞进了腰包

 海莲娜,这药还得熬制一会不过我保证很快的说完,艾伦动作利落地架起来一个坩埚,生火后将曼德拉草根部以外的部分切掉,将那个人形部位放入坩埚,并开始处理起其他药材来

 艾伦没有用水或者魔咒,而是小心地用刷子刷去了本来常被用作清醒剂药材的舟形乌头上的泥土,嘴巴对着被定身的女儿说起了故事:对了,海莲娜,说起来古希腊巫师他们有一种更残忍的采集曼德拉草的方式,他们以前会用绳子将曼德拉草的茎套住,绳子的另一段系在饥饿的狗身上,站远后将肉扔出,饥饿的狗会扑向肉,与此同时为了盖过尖叫声要吹响猎号,狗连着绳子顺势就把曼德拉草连根拔出来——等到暴露在外的曼德拉草不再尖叫的时候,那条可怜的狗早就死掉了

 七分钟后,整个桌面的上空已弥漫着灰褐色的蒸汽,正是药剂熬到快完成时的理想状态,艾伦看了一眼卢娜,动作变得有些骚包地拿出了一只大约有一英寸长,全身蓝色,泛着宝石般鲜亮光泽的比利威格虫虫干,他并没有像正常用法一样只利用它的蜇针,而是把它整个研磨成功了粉末加进了坩埚里,这让那些蒸汽变成了淡蓝色——比利威格虫是滋滋蜜蜂糖的原料,被它的蜇针刺到后,轻微的话就会像迈克尔·科纳在艾伦三年级时因为吃了用它制作的副产品糖果一样漂浮起来,而被蜇过头的话,就会一连数天不受控制地在空中飘荡,甚至有了严重的过敏反应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永久性的飘荡

 添加了原本不需要的特技后,总算完成了魔药熬制的艾伦,看了眼还是全身还发灰的女儿,拿出了那套骷髅头状的水烟斗,掀起了头盖骨盖子,将手中制作好的药剂缓缓倒入,很快,从骷髅的眼睛、嘴巴都钻出了难看的浅蓝色的烟雾,艾伦拿起烟斗的吸嘴那一头,猛吸了一口,把它们喷吐到了海莲娜的身上

 瞬间就恢复了行动能力的海莲娜动了动手指,她面无表情地无视面露讨好之色的父亲和看着自己的母亲,开始活动身为幽灵不用活动的四肢——刚刚千呼万唤都没能得到的父母的目光现在都注视着她,但是海莲娜已经没有想要说话的意思

 艾伦讪笑一下,柔声问道:海莲娜怎么样,看看有没有什么不适给爸爸说

 海莲娜,今天的事别对你奶奶和赫尔卢娜声音飘忽地直接开始嘱咐,而艾伦连忙拽住卢娜没让她说下去

 而海莲娜默不作声,原地转了个身,显得有些孩子气地将后脑勺对着父母——平时她虽然已经习惯了自己父母的忘崽行为,但是这次自己被晾在一旁那么久,而母亲第一句话就是让自己不告密,这让最近因为实体化又多少有些活人气息的海莲娜起了点闹脾气的意图

本文地址:http://www.cool-emerald.com/shengxiaojiemi/2020/1212/24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