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凤年离开九九馆的时候,天边正挂着火烧云,抬头望去,就像一幅幅叠放在一起壮丽燃烧的蜀锦

 良辰美景,名将佳人,枭雄豪杰,公卿功臣

 俱往矣

 马车是老板娘那辆,徐偃兵弃了马匹,再次充当车夫

 车厢里除了徐凤年,还有一位帏帽遮面的婀娜女子,原本徐凤年是不想接手这块烫手山芋的,但是洪姨一句话就说服了他

 世间总有一些女子,想要为自己而活,但她们往往很难做到,别的男人我洪姨不去求,但跟凤年你,我是不见外的,带她去北凉吧,之后她想去哪里,你不用管

 一路两人没有任何言语,陈渔在发着呆,徐凤年则忙着调理体内气机,大概比离阳工部治理广陵江洪涝还吃力

 回到了下马嵬驿馆,徐凤年给她安排住在一栋僻静别院,离他的院子不近不远,分别的时候,陈渔在徐凤年转身离开之前,那双秋水长眸凝望着他

 徐凤年坏笑道:那个辽王赵武不是要娶你做王妃嘛,我跟他有过节,他不痛快,我就痛快

 她眨了眨眼睛,你要给他戴绿帽子?

 徐凤年一本正经道:只要你打得过我,那就是了

 陈渔嘴角翘起,可惜了

 徐凤年很欠揍地点头附和道:是啊是啊,可惜我武道修为还凑合,寻常人物,很难近身

 陈渔佯怒,抬手握拳

 徐凤年似乎记起了当年游历江湖的一些惨痛往事,女侠,别打脸,要靠这个吃饭的!

 陈渔冷哼一声,轻灵转身,不轻不重撂下一句,以前是没贼胆,如今连贼心都没了,看来艺高人胆大什么的话,都是骗人的啊

 等到陈渔远去,徐偃兵调侃道:这也能忍住不下嘴,是当年修炼武当山的大黄庭,给落下病根了?

 徐凤年嗤笑道:怎么可能!你是不知道在幽州胭脂郡

 徐偃兵点头道:知道,扶墙出门嘛,余地龙那小子说过了,这会儿估计褚禄山、袁左宗、燕文鸾这一大帮子,说不定连白煜、宋洞明在内,七七八八的,差不多都已经知道了

 徐凤年终于明白为何途径幽州霞光城那会儿,燕文鸾陈云垂等人会有那种古怪眼神了

 徐凤年咬牙道:余地龙,你这个欺师灭祖的小兔崽子,给老子等着!

 徐偃兵仿佛自言自语道:忠言逆耳啊

 徐凤年无可奈何道:徐叔叔,这就是你不厚道了,趁着我现在的境界江河日下,你有失宗师风范啊

 徐偃兵伸手拍了拍徐凤年的肩膀,神情严肃

 就在徐凤年误以为这位离阳王朝最籍籍无名的武圣要说什么心里话的时候,徐偃兵语重心长道:王爷,你有宗师风范就够了,对了,能不能把驿馆外头那些疯了的姑奶奶们请走,我就想安安静静买壶绿蚁酒

本文地址:http://www.cool-emerald.com/shengxiaojiemi/2021/0113/3988.html